1. 首页
  2. 科普杂谈

华尔街另一面 – 各式欺骗

从华尔街流畅出来的金钱,打通了美国最长的运河,铺设了全球最大的铁路网,点亮了世界第一盏电灯。与此同时,在这个与钱打交道的地方,不同群体由贪婪引发的各种欺骗频繁上演。

 

大股东的阴谋 – 注水股票

 

早期的美国对资本市场几乎没有任何监管,任由华尔街野蛮生长。

华尔街历史上有一个传奇反派丹尼尔·德鲁,从早期贩卖黄牛到后来成为华尔街的金融家。卖牛的时候,他会提前让牛喝大量水以增加重量;成为银行家之后他也按同样的方式给公司股票掺水。德鲁靠着掺水股在华尔街如鱼得水,并成为了伊利铁路的大股东。1863年,铁路大王范德·比尔特决定通过在证券市场购买伊利铁路股票完成对伊利铁路公司的收购。范德比尔特以为自己的财力足以应付德鲁的胃口,但是德鲁像一个无底洞(谁也不知道德鲁拥有多少伊利股票,这在当时并不是一个必须公开的信息)。只要范德·比尔特想买,德鲁就有的卖,而且似乎永远也买不完。因为就在范德比尔特在交易大厅买股票的同时,德鲁就在印刷厂印股票增发新股。范德·比尔特被激怒了,开始向法院起诉。故事的结局是两人私下讲和,范德比尔特花数百万美元拥有了伊利铁路,德鲁花70万美元免于刑事诉讼。

华尔街另一面 – 各式欺骗

“注水股魔”丹尼尔·德鲁

 

那时候的华尔街基本只有一条规则,就是买家请小心。类似德鲁的故事在随后的日子里不断出现和翻新。1870年华尔街一家报纸写道:在这样一个充满阴谋的时代,成功的一个条件就是保密。如果公众也有机会了解那些只有公司董事才知道的关于公司价值和前景的所有信息,那么,投机董事的好日子就一去不复返了。

 

但早期华尔街的内幕交易在当时并不违法,因为当时的华尔街还不成规模,更像是一个私人俱乐部,整个社会对华尔街的依存度非常小。美国历来是根据一件事所影响到的公众范围是大还是小,来作为一个关键因素判断政府到底是否要介入,介入多少。这样的历史一直持续了半个多世纪,直到交易所里的叫卖声传到华尔街之外。

 

伊利铁路之争暴露了股票市场的制度缺失:没有流通股的限制,大股东一旦控制了公司就可以随意印刷股票。70年后即1933年诞生的《美国证券法》修订了规则,有效地遏制了滥发股票。

 

虚假的投资产品 – 庞氏骗局

 

2009年,伯纳德·麦道夫制造的史上最大诈骗案激起了人们对“华尔街贪婪”的愤怒。

作为纳斯达克的创始人之一,麦道夫的辉煌是将电子自动报价系统引入了证券交易。2000年,麦道夫投资公司已经成为纳斯达克表现最积极的5家证券代理商之一,他本人也坐拥资产3亿美元。但麦道夫并没有满足,25年前他开始模仿100多年前的一个投资商庞兹。

华尔街另一面 – 各式欺骗

麦道夫曾经是公众眼里一位成功的投资家,慈善和蔼的富翁;现在是史上最大诈骗案制造者

 

1903年意大利投机商庞兹移民到美国,1919年他策划了一个子虚乌有的企业投资,许诺投资者将在3个月内得到40%的利润回报。庞兹把新投资者的钱作为快速盈利付给最初投资的人,以维持资金链条。7个月内庞兹就吸引了三万名投资者,一年之后,没有新的投资者加入,庞兹的资金链终于断了,骗局终止了,庞兹锒铛入狱,后人称之为庞氏骗局。

 

麦道夫进行了简单的产品包装之后,在美国各地的富人俱乐部开始了他的骗局。他对投资人有着严格的筛选:投资金额必须超过100万美元,而且要有可靠的举荐人推荐才能加入。麦道夫许诺投资回报每年超过10%(同期美国的投资回报率为3%左右)。他的投资人名单中,有大导演斯皮尔·伯格,诺比尔奖获得者威舍尔,西班牙银行巨头桑坦德银行,法国巴黎银行,日本野村控股公司和英国汇丰银行等。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欧洲一家投资商希望能尽快赎回70亿美元的投资,麦道夫精心维护的资金链条提前断裂。2009年6月,麦道夫被判150年的监禁。他的诈骗资金超过600亿美元。

 

世界各地都在重复着这个简单的旁氏骗局,就在麦道夫事发的同时,各地都有大的案件爆发:2009年2月,75岁的日本商人被日本警方逮捕,他承诺36%的年回报,诈骗了数万名投资者,金额达到14亿美元;3月,一位加拿大华裔被当地证监会警告停止投资业务,他向投资者承诺每周1%的回报;5月,英国两名男子被警方拘捕,他们被指控涉及一桩2.5亿英镑庞氏骗局。

 

证券公司的炒作 – 股市泡沫

 

每一次金融危机的发生,人们都会质疑监管。美国历史上最大一次金融危机爆发在1929年。从1929年到1932年间,纽交所的市值由890亿美元降到150亿美元,这期间投资者信心完全崩溃,许多股票甚至完全无交易。美国国会在1933年针对此事进行了听证,报告指出:大萧条之前股市之所以兴旺,主要原因是证券公司利用虚假信息进行炒作,而公司内部人也大量进行内幕交易,掠夺小股民,上市公司根本不注意信息披露甚至不出年报。

1933年,美国国会通过了《证券法》,确立了证券发行市场的信息披露制度,详细规定了招股说明书应披露的信息内容,以及对初次信息披露应承担的法律责任。1934年又颁布了《证券交易法》,对证券交易市场的信息披露进行法律约束。

这两部法律的基本理念一致:要为投资者提供全面,公平的信息,让他们和经过注册的投资商平等交易,平等对话。1934年,美国证券监管委员会成立,证监会主席成为政府对证券市场监管的最高责任人。

 

上市公司欺诈 – 安然事件

 

安然,2000年在全球财富500强中排名第16位,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综合性天然气和电力公司之一,北美地区头号天然气和电力批发销售商,拥有员工超过2万名,1995年起连续六年被《财富》杂志评为全美最具创新精神的企业。当大多数人都在为安然的斐然成绩感到兴奋的时候,原美国《财富》杂志编辑贝萨尼却对这一切表示怀疑。

经过近一年的独立调查采访,贝萨尼写出了对安然的调查文章 – 《安然的股价是否过高》,从复杂而晦涩的财务报表中,贝萨尼向公众传递了一个明确信息 – 安然公司财务造假。为安然提供虚假财务报表的,是当时美国第五大会计师事务所安达信。

 

2001年11月8日,安然公司承认在1997年到2000年间,由关联交易共虚报了5.52亿美元的盈利,12月2日,安然破产,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破产重组案,2002年,安然前董事自杀身亡。在这之前美国人还没见过一家超级公司如此戏剧性地从顶峰跌落到谷底。

更多安然的关联交易,欺诈和事发过程https://www.touzhibang.com/666.html

华尔街另一面 – 各式欺骗

2000年8月~2002年1月,安然公司股价,从最高的90.75美元跌倒申报破产时的50美分

 

每次大的灾难发生之后,美国都会诞生重要的法规以避免灾难的重复发生。安然事发后,2002年7月,《塞班斯法案》出台,这部法案被布什总统称为自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时代以来美国关于商业准则影响最广泛的改革行动,同时也被华尔街认为是最昂贵的法案,法案规定,所有的财务报表企业法人,都必须签字以保证其真实性,并要承担法律责任。

 

集体诉讼

 

除了法律约束之外,美国的集体诉讼也在无形中保障着资本市场的公平。

早在1820年,美国就有了集体诉讼;1833年,美国有了关于集体诉讼的法律规定。现在每年的集体诉讼官司达到200多件(相当于每年每百家上市公司中就有2家面临集体诉讼)

类似以上安然事件的巨头诈骗案市场上发生了很多,这些公司的高层通过大量撰改财务记录来进行诈骗,投资者几十亿的资金消失了。市场上零散的小投资者一旦受到大公司的欺诈,自身的力量很难与之抗衡,而集体诉讼可以将这些小的投资者联合起来,与大公司打官司,要求巨额赔偿(比如,美国证监会对世通公司提出诉讼只能为股东们争取到7.5亿美元的补偿,而通过集体诉讼能为投资者拿回62亿美元的补偿)。集体诉讼一旦胜诉,事务所能拿到近三分之一的赔偿金,高额的回报吸引着律师们背水一战。

集体诉讼增加了一些公司欺诈投资者的成本,无形中给中小投资者多了一把保护伞。

 

在华尔街200多年的历史中,有疯狂的冲动,也诞生了严厉的法律约束。100多年前布兰戴斯的话至今回荡在华尔街上空:阳光是最好的消毒剂。灯光是最好的警察。阳光包括政府监管,法律监督,媒体揭露;阳光包括每个人的善良之心。

 

转载请注明:投知邦

分享:



原创文章,作者:投知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ouzhibang.com/95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