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年会和季度收益报告的几点总结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RK.A,BRK.B)于5月1日通过直播举行了2021年年度股东大会。出席人员有:90岁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沃伦·巴菲特;他的长期中尉,97岁的执行副主席查理·芒格;58岁的非保险业务运营副总裁Greg Abel;69岁的保险业务副主席Ajit Jain。

CNBC的Becky Quick对股东和其他感兴趣的投资者提出的问题进行了排序,本文根据Investopedia对该事件的现场直播以及对收益报告的分析,得出的伯克希尔2021年年度和2021年第一季度收益报告的一些要点。

 

投资及经营业绩同比增长

A类股每股收益(EPS)从“2020年Q1亏损30653美元”骤升至“2021年Q1的正7638美元”。这种急剧变化主要来源于伯克希尔·哈撒韦投资组合的业绩,其在2020年Q1亏损702.75亿美元(巴菲特指出,2020年Q1的账面亏损是由于新冠疫情封锁导致“自我诱发的衰退”的结果,而这又反过来引起了股票市场的大量抛售),但在2021年Q1盈利57亿美元。

根据现行的GAAP会计准则,伯克希尔·哈撒韦必须在损益表中确认”投资组合按市值计价的损益”。过去巴菲特一直反对这一新规定,在他看来该规定使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收益报告具有欺骗性,相反他建议投资者将重点放在公司的”营业收入”上(他在2021年直播中重申了这一建议)

 

同时,伯克希尔的运营部门的营业收入合计同比增长5.4%,从612.65亿美元增至645.99亿美元,税前利润(不包括上述投资组合的损益数字)增长了23.8%,从69.26亿美元增至85.77亿美元。

 

伯克希尔·哈撒韦继续持有大量现金,现金等价物,以及美国国库券的短期投资。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Q1合并总金额为1422.11亿美元,相比2020年Q4(1305.14亿美元)环比增长了5.3%。

 

“我不认为普通人会选股”

巴菲特重申了他长期以来的建议,即投资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而不是通过挑选股票)对普通投资者最有利。为举例说明,他列出了1989年至今全球市值最大的20家公司,指出在1989年的前20名没有一个保持在今天的前20名中。

此外市值超过2万亿美元苹果公司(AAPL)是当今最大的公司,其市值比1989年的最大公司高20倍以上。他建议“上船”并补充道:“如果您拥有多元化的美国股票,您将不由自主地做得好。”他还暗示“每天进行30~40笔交易”不是明智的投资方式。

巴菲特说他从未向任何人推荐伯克希尔公司,芒格则断言:“我相信我们的公司比市场要好。”

 

“人们过度地被行业吸引”

巴菲特详细阐述了他对新投资者的建议:应该选择多元化的指数基金,而不是尝试挑选股票。他指出很少有投资者能够选择“长期赢家”,他说:“挑选股票涉及的内容比弄清楚‘什么行业将会很棒’要多得多。“他以汽车业为例,观察到仅在美国就有2000多家已倒闭的公司。2009年时,美国仅有三家汽车制造商,其中两家破产。

 

2020年3月,伯克希尔是否过于恐惧?

一位股东伯克希尔·哈撒韦在2020年3月是否过于恐惧,当时经济陷入严重衰退,而由于新冠疫情封锁导致股票暴跌。他建议伯克希尔应该在这个市场底部投入大量现金储备,尤其是巴菲特在匆忙倾销航空股方面太仓促了。

巴菲特指出,“航空公司是政府帮助的最主要受益者。”他也指出,政府援助是在伯克希尔出售了这些股份之后进行的,“如果伯克希尔仍保留他们,我们可能不会获得相同的结果“,他认为如果财力雄厚的伯克希尔保留了这些航空公司持股,可能政府就不会提供这样的援助

此外,当巴菲特赞扬美联储为稳定经济和市场而采取的行动时,他说:“你不能依靠朋友的好意。”具体来说,他无法提前预料到美联储将在2020年3月23日开始表现出的“速度和果断”,他指出在前一天,伯克希尔无法出售债券。芒格补充说:“您无法预测市场的底部。”

 

“有更多的人在赌场”

除了过去一年市场上从事日间交易和期权交易的“赌徒”激增之外,巴菲特和芒格也看到了SPAC(特殊目的的收购公司)的兴起带来的负面影响,这些举动抬高了潜在的收购价格,使它们对于伯克希尔·哈撒韦来说变得不合算。

巴菲特特别指出,这些工具通常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比如只有六个月)部署资金或归还给投资者,因此放弃了未来的管理费。

巴菲特将SPAC称为“放大版本的赌博”,经理人投资的目的是为了收取费用,而不是为了获得好的投资结果。“当竞争对手用别人的钱支付时,他们会在收购方面击败我们。”芒格断言:“这不仅是愚蠢的,而且是可耻的。”

 

回应关于Robinhood这类交易APP的话题,巴菲特认为它们正在加剧市场中的“赌博”问题。每当Robinhood公开募股时,他都急于阅读招股说明书,查看如何在“不收取佣金的情况下”赚钱的详细信息。芒格谴责这些APP为“糟糕透了…严重错误…我们不想出售对人不利的东西… ”

 

“在将‘绿色’电力传输给客户之前,您无法关闭燃煤电厂”

在回答有关气候相关警报的问题时,巴菲特说:“两方的极端人士都有些发疯”,并补充道“我们不会为了不拥有我们股票的人收集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的数据。”他还指出:“我们不会给予分析师或机构超过个人股东的特殊待遇。”

关于向绿色发电的转变,巴菲特指出“传输是个大问题……必须从阳光明媚和有风吹拂的地方获取能量”,“建设新的高压输电线路需要获得穿越州际线路(以及州监管制度)和私有财产的通行权”,他补充道:“我们在可再生能源和输电方面的支出远远超过其他公用事业。”

格雷格·阿贝尔(Greg Abel)指出,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能源部门已经制定了一项多年计划,包含关闭燃煤发电厂

 

“反资本主义是错误的”

在回答有关拟议的针对资本收益,房地产和企业联邦加税的问题时,芒格引用本杰明·富兰克林的话说:“空麻袋难直立”,芒格认为:“千禧一代想富裕起来要比前几代人困难得多。”

关于因税收增加和生活成本增加而导致加州居民外流的问题,芒格说:“各州驱逐富人,这是愚蠢的事情,因为富人缴纳了大部分税款并支持慈善机构和民间机构“。

稍后,芒格在回答关于共产主义中国的资本主义问题时说:“中国从香港看到了成功,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转变……它像轰炸机一样运作,迅速使8亿人摆脱了贫困。”

 

对加密货币持怀疑态度

在回答有关加密货币的问题时,巴菲特将问题推给了芒格,说他不想让持有此类投资的股东疏远。芒格说:“我不欢迎为绑匪和恐怖分子提供便利的手段。”

 

“我不认为我们变得太大而无法管理”

在回答“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规模是否太大而无法管理”的问题时,芒格说,他们的权力下放文化做得很好,他注意到:“罗马帝国之所以能长期运作,是因为它是分散的。”巴菲特补充说,关键是要有为股东利益工作的优秀经理人

在这部分讨论中,芒格简短地指出:“Greg将保留这种文化。”这一评论加剧了人们的猜测,即格雷格·阿贝尔(Greg Abel)有望成为巴菲特的继任者,成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巴菲特后来于2021年5月3日星期一证实了这一点。

 

拥有“巨额无准备金养老金债务”州的企业面临的风险

巴菲特在回答有关许多州的“巨额无准备金公共养老金债务”问题时指出,如果随之而来的加税政策促使居民外流,情况必将变得更糟。在这些州设有工厂的企业比个人面临更严重的问题,因为它们不能像以前那样轻易地增加股份,因此一些州的公共养老金状况应该成为企业在决定“地点”时的主要考虑因素

 

内容来源于:Investopedia

翻译:投知邦

原创文章,作者:投知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ouzhibang.com/1164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列表(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