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以史为鉴

历史上传染病如何影响金融市场

历史上流行病的经济后果因地点和时代而异。

18和19世纪的流行病对经济的影响有限,因为它们只持续几个月且在局部流行,不影响整个地球。大多数证券持有人足够富有可以选择搬家,大部分苦难和死亡留给了下层阶级。此外不同的城市都有自己的证券交易所,跨市场套利可以防止受到流行病打击的城市市场崩溃。

但是随着全球化的出现,世界范围的流行病创造了另一种现实。旅行将疾病传播到地球的各个角落,紧随其后的是投资者的恐慌。

 

1780年代:天花

18世纪后期天花肆虐欧洲,1774年发明了一种疫苗可以使人们对这种疾病免疫,但是法国禁止接种天花疫苗,因为担心它会破坏上帝的意志并加剧大流行。

1700年代,法国政府准备发放终身年金,每年向接种者支付固定金额,直到他们去世。日内瓦的投资者发现商机,他们以来自30个良好家庭的女孩的名义购买了这些年金,并期望这些孩子可以长寿。

随着天花恶化,法国开始发行支付10%利息的人寿年金,预期平均寿命20年。但是日内瓦的投资者希望获得60年的回报,因此银行家同意为购买了年金的女孩支付医疗费用。30名女孩中有20名在20年内死亡,平均年龄为63岁。

 

1793年:黄热病

夏末,黄热病袭击了当时的美国首都费城并持续了几个月。8月1日~11月9日之间,黄热病杀死了费城5万人口的10%,并促使2万居民逃离。

 

疫病流行期间,费城证券市场关闭,但没有崩溃。美国最重要的两个证券 – U.S.6%债券Sixes和美国银行股票BUS的价格在8月初小幅下跌,然后反弹甚至上涨,直到9月初费城市场报价停止;Sixes(每100美元债券)从90美元跌至88.75美元,然后达到91.67美元,股票BUS从420美元跌至412美元,之后涨至428美元。

这反映了“安全投资转移”(投资者将其资本从风险较高的投资品转移到现有的最安全的投资工具),一些富裕的费城人选择出售房地产和大宗商品,以获得更多可流动和可运输的安全资产。

 

纽约市场的反应是相似的,1794年1月1日费城再次开始报价时,BUS在费城的股价为440美元,在纽约为444美元,Sixes在两个市场中的股价均为90美元费城暂时停止交易并没有损害市场一体化,相反费城人只是在休假期间在纽约经商。

 

1798年:黄热病

1798年黄热病袭击了纽约,在7月~10月之间,纽约3.5万人口中有2100人丧生。同年,纽约州特许曼哈顿公司通过向城市供应纯净水来减轻发烧的爆发。但是章程中的条款允许公司“动用任何盈余资本来购买公共和私有股票,或进行任何其他合法的货币交易或运营”,这促使该公司开展更多的银行业务而不是供水。

疫情期间,证券价格上涨,到12月大幅上涨:纽约银行从面值的132%升至134%,BUS从464美金到500美金,U.S. Deferreds从63.75美元涨至67.50美元,U.S. Sixes价格从73.75美金涨到80美金,U.S. Threes从45美元升至50美元。

 

1832年:霍乱

1832年纽约霍乱疫情爆发,25万人口中约有3500人丧生。当人们因疫情而逃离城市,当时流动性最高的美国政府债券Fives(每年支付5%的利息)整个夏天的交易价格都高于面值,每100美元本金的价格在103.75美元至104.125美元之间。这主要是因为大多数交易都是场外交易,并且通过经纪人进行,即使不在办公室也可以开展业务。

整个夏天,诸如美国银行,Butchers,Drovers和Chemical等私营商业银行的股票以及New York,Neptune,Merchants Fire等保险公司的股票都保持区间波动;New York Gas Light的交易价格也在145美元至155美元之间。

但是铁路表现出更复杂的走势。Harlem最初在7月下旬从每股105美元跌至95.50美元,然后在8月底反弹至103美元。Mohawk,Paterson和Hudson Railroads在夏季每股均下跌了15~20美元,而且恢复得更为缓慢,直到1833年4月才回到1832年的高点。

 

1858-1859年:猩红热

1858年12月~1859年12月之间,猩红热在马萨诸塞州杀死了2089人,其中大多数人年龄在16岁以下。一些孩子加入了工作,劳动力超过了45万人,那些被隔离但身体健康的人仍然照常营业。

整个1859年,波士顿股市一直处于牛市

大多数银行和一些保险股处于区间波动中,但是其他保险公司,包括American,Boston,Boylston,City,Commercial均强劲上涨;一年来Boston and Lowell Railroad的股价从89美元涨到98美元,Boston and Providence和Boston and Worcester铁路公司的股价也温和上涨。

最大的收益来自制造业。Amoskeag的股价从890美元上涨至1000美元,Appleton从950美元上涨至1000美元,Bates从85美元上涨至106美元,Boott从470美元上涨至725美元,Boston and Roxbury Mill Dam从29美元上涨至50美元,Boston Duck从375美元上涨至500美元。

 

1918年至1920年:西班牙流感

1918年~1920年之间,流感导致约4000万人丧生,占世界人口的2%。在美国约有55万人死于流感,占当时美国人口的一半。

1918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年,时间上的重叠使得难以单独区分开战争和疫情的经济和金融影响。

经济学家估计,战争和流感都压低了实际GDP增长和消费支出,并加剧了世界和美国的通货膨胀。流感本身使美国的实际股票收益降低了7个百分点,短期政府债务的回报降低了3.5个百分点,同时,它使美国的通货膨胀率提高了五个百分点。

 

1957-1958年:亚洲流感

流感在全球造成约100万人死亡。在美国估计有7万~11.6万人死亡,其中1957年10月第一波浪潮影响了大部分学童,1958年的第二次浪潮主要影响孕妇和老年人。

美国于1957年8月进入经济衰退,持续到1958年4月,尽管当时媒体没有将大流行视为经济衰退的原因。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在1957年7月12日达到峰值,然后下跌了19.4%到10月22日的低点。

经济衰退开始时,卫生专家知道了待解决的流感问题。随着疫苗的研制,政府在病毒到达美国之前就已经领先了,投资者因此受到鼓舞。

股市的下跌是在经济衰退之前和公众意识到流感问题之前开始的。10月下旬低点的原因更可能是联邦官员与阿肯色州州长在公立学校合并方面发生了冲突,特别是冷战时期紧张局势加剧。

 

2003年:SARS

SARS爆发在全球范围内共感染8098人,其中774人丧生,主要发生在中国大陆和香港地区。尽管SARS于2002年11月爆发,但直到2003年3月中国当局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SARS爆发后,它才开始对市场产生影响。

当时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了12.8%。期间标普500指数11个板块均下跌,其中信息技术,金融和通信服务跌幅最大,分别下跌14%,16%和26%。

在中国表现最差的是与零售,旅游和休闲行业相关的股票,制药行业表现最好

 

2013-2016年:埃博拉病毒

西非埃博拉疫情在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造成11310人死亡。2013年12月~2014年2月期间,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5.9%。

受此疫情影响最大的行业是航空公司,邮轮和酒店。在有消息称埃博拉病人在被确诊前一天飞行后,美国航空达美航空的股价在2014年10月均下跌了20%。

2014年10月,随着狂野的市场波动成为常态,Cboe波动率指数VIX(恐惧指数)在一个月内飙升了90%。

其他负面新闻也加剧了动荡,包括欧洲经济下滑,能源价格崩溃以及ISIS在伊拉克取得的新成果

尽管如此,当时一些股票却获得了惊人的收益。研究埃博拉实验性药物的Tekmira Pharmaceuticals在2014年股价飙升了200%,安全服制造商Lakeland Industries在2014年8月至2014年10月之间股价飙升了近300%。

 

2020年:新冠COVID-19

全球新冠病毒大流行带来了世界上最大的人类和经济后果之一。世界银行预测2020年全球GDP收缩5.2%,这是数十年来最严重的全球衰退。

2020年3月初,随着COVID-19袭击美国,恐慌指数VIX大幅飙升,市场下跌;3月下旬市场开始了历史性的反弹和复苏,VIX下跌,但并未跌至疫情前的水平。6月VIX出现了另一个峰值(比3月份低得多),并且在美国大选前后又出现了一次峰值。

3月份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了31%,随后反弹至历史新高,受打击最大的行业包括旅行,休闲和零售。到2020年底,市场已经反弹,标准普尔500指数回报率超过12%,拥有大量科技股的纳斯达克指数飙升了40%以上。

 

内容来源于:Investopedia

翻译:投知邦

分享:



原创文章,作者:投知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ouzhibang.com/1097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